凌晨二點五十分,夜已深沉。

女人輕手輕腳的離開床鋪,套上了薄如羽翼的衣服,便離開房間,虛掩上房門,躺在床上的男人依然熟睡著,完全沒被女人的離去打擾睡眠。

她獨自走在深夜的街道上,炎熱的夏天總算告別,這幾日的天氣總算轉涼,吹襲身軀的夜風讓她明白,總算是入秋了。搓搓有些冰冷的雙手,拉緊身上的薄衣也無法為自己多添幾分溫暖,只得加快腳步返家。

小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