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masagi (瑪薩依) 看板: AL_masagi
標題: 【短篇】感激•我遇見
時間: Fri Apr 16 23:38:43 2004



聖誕節,對台灣人而言,是個熱鬧歡樂的節日,但是因為國情的不同,氣氛
不像外國那麼熱烈,也因為制度的不同,不見得能夠隨興的狂歡。但是,在
西方國家就不一樣了,有排連續的假期,所以,很多移民或者是留學國外的
人們就趁著這段期間回台灣走走。


游雅靜是譚若瑜的國中同學,國二的時候移民到美國,每年有放長假的時候
才會回到台灣,每次回來都一定會找若瑜聚聚聊天,即使分隔地球的兩端,
依然保持著不錯的情誼與默契。


今年聖誕節,雅靜照例回來台灣過節。在聖誕節的前一天下午,若瑜和雅靜
相約到附近喝下午茶聊天。走到附近的一間複合式餐飲店,雅靜挑了個靠窗
的三人座位,若瑜隱隱約約的覺得有哪裡不對勁,卻又說不上來。


兩人點了下午茶之後,閒聊說笑,兩個人的話題似乎永遠說不完似的。


過了一會兒,有個身影走到他們的桌邊停住。
「小姐,這個位子有人坐嗎?」


若瑜心裡嘀咕著,這人是不是有毛病啊?
要搭訕也應該找落單的吧。眼睛沒看到她們有兩個人嗎?


「好啊!坐啊!」雅靜招呼他坐下,而若瑜也正好抬頭看他。


若瑜嚇了一大跳!是裘振廷!是她國中喜歡的那個男生。


「嗨!好久不見。」裘振廷對著若瑜說。

「對啊,畢業之後好像就沒見過了!」若瑜搜尋著腦海的記憶,甚至連在附
近巧遇都沒有,明明住得很接近哪!


原來剛剛隱約覺得不對勁的地方,就是這個啊!雅靜肯定是先跟裘振廷約好
了卻沒有告訴若瑜,這個安排果然讓她嚇了一大跳哪!


譚若瑜雖然感到訝異,但是,或許是少了當年那份愛戀的心情,現在倒也不
會像以前那樣緊張不自在了。仔仔細細的看著坐在面前的裘振廷,當年的青
澀男孩,在多年不見的今日,眉宇之間多了幾分成熟的氣質。不變的是,他
的身上依然散發著沉穩的氣息,就像大海一般,一種深沉、吸引人靠近的湛
藍。


看著眼前的他,談笑風生幽默風趣,一如記憶中的模樣。三人閒聊著最近幾
年的生活,各自過著什麼樣的日子,也回想著過往三人共同的記憶。也不知
道是刻意的避諱,或者只是自然而然的、誰也沒提起當年關於任何人的戀情
,自然也沒說起當年若瑜喜歡振廷的事情。


氣氛十分的愉快,自然而和諧。


聊了許久之後,雅靜的手機響起,是從家裡打來的。


「不好意思唷,我家裡忽然說有重要的客人來,我叔叔叫我趕快回去。嗯,
反正你們兩個也很久沒見了,就多聊聊嘛!我先回去,有時間大家再約出來
吧!掰掰囉!」


說完,雅靜就先離開了。留下譚若瑜跟裘振廷。


雅靜離開之後,一陣長長的沉默,安靜的尷尬忽然地降臨他們之間。


若瑜又點了杯咖啡來喝,拿起銀色的湯匙攪拌著,黑色深沉的咖啡打起了漩
渦,沿著杯緣緩緩倒入白色的奶精,純白的色彩隨著漩渦舞動,交織出黑與
白的美麗花紋,終於,歸於平靜。


「若瑜,妳以前送給我的那瓶紙鶴現在還在我的房間。」

「咦?真的嗎?」正要放下的湯匙敲出了一聲清脆的聲響。

「真的啊!就放在櫃子上。」


他換下屌兒啷噹的笑臉,取而代之的是很溫柔的溫暖笑意。


國中的時候,很流行折紙鶴或是紙星星,譚若瑜也折了一罐紙鶴給裘振廷。
那陣子,只要一有時間,手是閒著的,便拿起紙來折,甚至上課的時候也偷
偷的在桌子下忙著,連睡前也要折個幾隻,直到眼睛疲累了才肯乖乖的睡覺
。最後,將那一千隻紙鶴裝在一個透明的玻璃瓶裡送給振廷。


只是,不曉得振廷是否知道,那每隻紙鶴的裡頭,全寫上了他的名字。


「真是沒想到,你居然還留著。」
若瑜很感動,自己的心意是如此的被人珍惜著。

「當然,妳以前給我的東西全都收著,包括那些信唷!」
振廷將一封封的信件收拾整齊的放在盒子裡。


若瑜的思緒跌進了回憶裡。除了千紙鶴,還編過幸運帶,還有當時也頗為流
行的米雕項鍊…等等,但最重要的還是那一大疊她寫給他的信,不是談情說
愛的肉麻情書,就只是單純的信件。


裘振廷之於她,是個很重要的人,很重要的存在,不單單只是一個暗戀的對
象,更是一個重要的精神依靠。雖然他也像一般的男孩般,嘻皮笑臉、屌兒
啷噹,但是,卻隱隱約約的流露出某種沉穩的氣質,就像大海一樣,很深很
深的藍色,吸引人往他靠近,彷彿看到他就可以感受到安全感,不對,應該
是一想到他,就會有種安心的感覺。


某次偶然的機會,若瑜寫信給振廷,只是簡單的問候。雖然他沒有回應隻字
片語,也沒有表現出任何不耐或是什麼樣的反應,若瑜卻不由自主的又寫了
信給他,倒也不至於說些無趣的流水帳,也許是分享一些心情。或許是她有
點小任性吧,看他沒有不想理她,便開始持續的寫信給他,也許一週一封,
也許兩封。她選擇任性自我的寫信給他,就算真的讓他困擾也無妨,這是她
難得的任性。


若瑜真的沒想到,他竟然還留著這些東西──象徵她的愛情的紀念品。


「其實,我一直很想跟妳說,謝謝妳曾經那麼喜歡我。」
振廷臉上的表情很認真很嚴肅,也很溫柔,炯炯有神的眼光熱切的注視著她。

「呵呵,那我是不是應該要說不客氣啊!」若瑜笑了出來。
忽然間太過正經,又令她有些許的不自在。

「我真的曾經很認真、很努力地去喜歡你。」若瑜說出了當初的心情。

「我知道,只是那時候……妳知道的,喜歡上一個人就很難去接受另外一個
人的心意了!」


若瑜淡淡的笑著,她又怎麼會不明白呢!
當初她的心裡只容得下裘振廷一人,即使她的身邊不乏追求者,即使那個人
真的很好,她也無法接受對方。


「能被人喜歡,是一件很幸福也很值得驕傲的事情。因為這代表對方肯定我
、認為我是個可以喜歡的人,有人願意花心思在我的身上,那麼用心的對我
付出,這真的很令我感動……即使我不能有所回應∼∼」


感動與愛之間,有時候是很模糊、難以界定的。裘振廷曾經被感動了,也一
度猶疑著是否該接受她的心意,但是,感動不是愛情,因為感動而在一起,
這樣的愛情關係對他或是對她,都是不公平的。


這是第一次,裘振廷這麼認真而且坦白的對她說話,而且是說這些……算是
關於他們之間的事情。若瑜有些許的訝異,但更多的──是感動。感動他用
心珍惜著她的心意,即使他不曾有半點回應。


「你值得!你真的很值得被人喜歡。我很高興,能夠遇上你、甚至喜歡你。
我真的覺得,喜歡你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若瑜誠懇的說著。


也許以往會懷疑,這樣喜歡一個人到底值不值得?
對方一點回應也沒有,吝嗇給予任何好聽的話語,微笑都顯得珍貴。


但是,她曾經很努力地去喜歡他、去愛他,她覺得,如果否定自己的感覺,
覺得喜歡對方是不值得的,那就是抹煞了自己的付出。而今天的重逢,聽到
裘振廷說的這些話,她忽然覺得,當初所付出的一切、感情、時間、心力,
通通都是值得的。


當有一天,能夠知道自己的心意是被人放在心底好好珍惜的,那麼,過往所
付出、用心用力去愛的,就是對的了!


若瑜和振廷看著對方,多年來沒有說出的話語在今日說出口。


掀開了隔絕心靈的迷障,一切都變得清晰。
定定的看著對方的眼睛,彷彿要在心底再次刻印著對方的痕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瑪 的頭像
小瑪

2017*你今天微笑了嗎*瑪薩依

小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