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masagi (瑪薩依) 看板: AL_masagi
標題: 【短篇】壞習慣
時間: Fri Sep 15 00:03:02 2006


       當心情不好時,是不是做什麼都無法變得開心?我想,是吧。

       懷著鬱悶的心情和朋友去唱歌,我以為唱歌發洩一下,就可以
     排解內心的鬱悶,至少,在包廂裡的那幾個小時可以暫時忘記不開
     心吧,結果,毫無效用。我低落的情緒恐怕也影響到其他人了,我
     後來想──也許,我根本不該赴約。
  
       聚會結束之後,我獨自在街上閒晃,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已
     經走到附近一間STARBUCKS外面,腦海裡也瞬間浮現某個
     人的臉孔,我啞然失笑,怎麼還是習慣在最軟弱、最需要人依賴的
     時候想起他……
  
       仔細想想,似乎已有一段時間沒跟他連絡了,雖然每天都會掛
     MSN,卻都各自掛著離開的牌子,誰也不曾主動去敲對方,看對
     方是否在電腦前面。
  
       可以打電話給他嗎?我會很小心的不讓他發現我的不快樂──
     我只是想跟他說說話、聽聽他的聲音而已,他的聲音似乎總能為我
     帶來力量。
  
       沒有考慮太久,我就撥了電話給他,沒響幾聲就接起了。
  

       「喂,你還在工作嗎?」如果打擾到他工作就不好了。
  
       「剛結束,怎麼忽然打給我,有事嗎?」
  
       「一定要有事才能打給你嗎?只是忽然想到很久沒連絡了……」
  
       「想我喔?」他的語氣有些戲謔。
  
       「對啊,就是想你才會打給你。」
  
    
       他應該會嚇到吧,以前的我從來不曾對他這麼坦承的表達自己
     的想法,雖然不想讓他發覺我的不開心,卻又矛盾的希望他能自己
     發現。
  

       「不是早該下班了,怎麼還沒回家?」
  
       「剛跟朋友唱完歌,現在在路上閒晃。」
  
       「唱完歌不是應該很high,怎麼聲音聽起來這麼沒力?」
  
       「體力消耗太多吧,累了。」其實,我根本沒high過。

       「太累,也不必蹲在馬路邊吧?」
  
       「咦?你怎麼知道我蹲著,你在哪?」


       我的確蹲在STARBUCKS外面。
  

       「笨蛋,看左邊。」
  

       我依著他的指示轉頭看,幾個月沒見的他正穿越路口走向我。
  
       漸漸進入初秋季節,人們的身上開始披上薄外套,而他的身上
     也穿了件薄薄的長大衣,我看著那張與記憶中相同的臉孔,心想,
     可不可以邊喊著好冷邊衝進他的懷裡?

       但,我只是蹲在原地不動。
  

       「快下雨了,妳還不回家,想當流浪貓嗎?」以前,他總說我
     像隻貓。

       「不想回去。」我撇撇嘴。方才已經淋過一場雨。
  
       「妳要找新的主人,還是要跟我回去?」他問。


       我低著頭不說話。

       雨,漸漸落下。
  

       「唉。」彷彿聽見他輕輕的一聲嘆息,卻不是那麼真切。
  

       我抬起頭想看看他的表情,卻被他拉進懷裡。
  

       「回我家吧。」他的聲音在我頭頂上悶悶的說著。
  

       聽著他的聲音,好像……真的有種安心的感覺。


       幾個月沒踏進他的房子,擺設看似沒有什麼變化,卻又像是什
     麼都變了……
  

       「妳快去沖熱水澡,濕得像是從水裡撈上來的。」他丟了乾淨
     的衣服給我。
  
       「那你呢?」回來的路上,他把我攬在懷裡,為我擋風遮雨。

       「我等一下,還是──要一起?」他笑得有些曖昧。
 
       「我不反對。」又不是第一次,沒矜持的必要。
  
       他摟著我走向浴室,把我送進去之後就把門帶上。
   
       「等下把溼衣服放門口,我再拿去烘乾。」
  
       不知道自己是失望還是鬆了口氣,或許我也還沒做好心理準備。
  

       稍作沖洗之後,我的身體漸漸恢復了溫度,唯一蔽體的衣物是
     他的睡衣,穿在他身上是正常的長度,到了我身上就成了膝上3公
     分的連身裙,褲子直接被我捨棄,用想像的都覺得滑稽。

       走到空無一人的客廳,依稀聽見洗衣機傳來的運轉聲,我想像
     著──我跟他的衣物正在那裡頭糾葛纏綿,我笑了,轉身走近主臥
     室,聽見浴室傳來淋浴的水流聲,剛剛被他拒絕共浴,我想現在我
     也不必給他什麼福利了。

  
       過了一陣子,我聽見他靠近我的腳步聲。

       「不怕我吃了妳?」
  
       我斜倚在沙發上,感覺到他的眼光在我裸露於外的大腿來回梭
     巡,好像……有些熾熱──他的眼光、我的身體。
  
       「我不反對。」如果他真的要。
  
       「還沒到宵夜時間。」我似乎又被拒絕了。
  

       當他端著飲料走回來時,我已經換了姿勢,雙手環抱曲起的膝
     頭,蜷曲著身子。
  

       「藏起來了。」他輕笑著在我身邊坐下。
  
       「不給你看。」我嘟起嘴,開始耍任性。
  
       「怎麼了?」他的聲音溫柔得讓我想落淚。
  
       「沒事。」我悶悶的說。
  

       他也不再多問,手指開始輕輕捲弄著我的髮絲。
  

       「抱我。」我轉頭看他,這是今夜第三次暗示邀約,不過……
     「只是一個單純的擁抱。」
  

       我只是想要一個單純的擁抱──厚實而溫暖。
  
       他笑了,伸手將我攬向他。

       靠在他的懷裡,聽著他沉穩的心跳聲,我在想,幾個月斷了連
     絡,我們是不是失去了什麼,又得到了什麼?
  

       「可能是換季的關係吧,」他輕輕撫著我的頭髮,舒服的讓我
     想就這麼在他懷裡睡著。「換季的時候不是都會有些症狀嗎?像是
     過敏之類的,而我是心情不穩、胡思亂想,還有一些很久沒發作的
     壞習慣也跑出來了,會跑來你家附近……可能也是這個緣故吧。」
  

       聽得懂我的話嗎?我在解釋為何會來,但,真正想說的是「習
     慣」二字。

       他沒有回應我,只是規律而輕柔的撫摸著我的頭髮。


       「你那時候爲什麼不留我?」
  
       「是妳趁我不在偷偷搬走的,我從來沒說要放妳走。」
  

       想起數月前的某日大吵之後,隔了幾天,我趁他出差的時候才
     搬走……現在聽見他說的話,忽然覺得──那天離開時,我因為捨
     不得而流下的淚水又是為了什麼?
  

       「那你為什麼不找我?」電話、簡訊、MSN都沒有。
  
       「妳是隻高傲的貓咪,不會隨便換主人的。」


       我仰起頭,看他笑得自信。
  
       在他面前,我所謂的高傲似乎毫無用處。
  

       「所以……主人,我可以回家嗎?」
  
       「一直都可以。」他親吻我的額頭。
  
       「抱我。」這是我今晚第四次邀約。
  
       他摟得更緊。
  
       「不是這樣。」我推開他。
  
       「不是單純的擁抱?」他故作不解,眼裡閃著饒富興味的笑。
  

       他懂,卻裝蒜,真是可惡!


       「我改變心意了。」我說。
  

       我微微立起身子,裸露的右腿跨越他身子,跨坐在他的腿上。

       他沒有半分動作,只是好整以暇的看著我下一步動作,也許,
     我該拿條領帶矇住他的眼睛。

       低下頭,我輕輕的吮吻他的唇瓣,舌尖舔吻著他的嘴角。


       「角色對換嗎?」他趁著我暫離他唇瓣的空隙時說。
  
       「偶爾也不賴吧。」
  

       回答完他的問題,我的吻沿著他的鼻樑而上,蜻蜓點水的落在
     他的鼻尖、眉心、眼眉,再梭巡而下,親吻他滾動的喉結……我心
     想,要是他再沒反應,就真的拿皮帶把他的手綁住,然後──丟下
     他,自己去睡覺。

       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他拿回主控權,不像我蜻蜓點水的吻,
     而是更熱烈的唇舌交纏,他的舌尖靈巧的挑弄著我口中的敏感,他
     比我更擅於挑逗。溫熱的大手從我的衣服下擺探入,輕輕摩挲著我
     的大腿、漸漸游移至臀部,每一個輕輕的撫觸彷彿都在喚醒彼此的
     情慾。

       忽地,他站起身,頓時失去支撐點的我只能雙腿緊圈住他的腰
     ,卻困窘的發現這個動作使我跟他之間緊貼的更加密合,方才挑逗
     他的勇氣瞬間消失無蹤。
 

       「現在才害羞,已經來不及囉。」他輕含著我的耳垂低語,溫
     熱的氣息騷動了我的情慾,引起一陣顫慄。
  

       他就這樣抱著我,往臥室走去。
  
       我想,「回家」的第一夜──還很漫長。

小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