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masagi (瑪薩依) 看板: AL_masagi
標題: 【短篇】何時開始的愛情-1
時間: Tue Nov 16 23:36:39 2004


       喜歡上一個人的時候,一切好像都會變得很不一樣,不知道從
     哪來的勇氣讓人義無反顧、堅定的可怕。

       我一直以為,我跟他的關係就是很單純的同事罷了,不會有其
     他的因素參雜其中,也以為對他的關心不過就是同事之間的情誼罷
     了!我真的沒想過,原來「以為」是不一定的。

       現在回想,如果當初沒搭上那班車,是不是就可以回到原點?


       「喂!等我一下。」我氣喘吁吁的在後頭大喊。

       「什麼事情啊?我漏了什麼嗎?」謝鈞棋回頭看著我。

       「你沒忘東西啦,是我也要上車。」我站定腳步,抬頭看著他。

       「妳也要去?我怎麼不知道妳要跟我們去?」

       「老總剛剛才跟我說,你知道才奇怪吧。」我邊說邊坐進車裡。

       「派妳來當我們這組的小妹嗎?」他也跟著上車坐在我的身邊。

       「想得美,是支援你們,不是當小妹!」

       「你們兩個怎麼這麼愛吵架啊?等下可不可以安靜點啊?我想
     睡覺。」坐在後座的同事打著哈欠。一大清早就得到外縣市出差,
     睡蟲都還沒走光哩。

       「那你們要叫他安靜啦!今天就請大家多多指教嘍!」該有的
     禮貌還是要有,臨時被調來支援,希望自己真能幫上忙才是。


       謝鈞棋白了我一眼,便轉頭看著窗外,沒再說什麼。

       我調整了一下位子,往後靠著柔軟溫暖的椅背。少了我們倆的
     鬥嘴,車子裡變得安靜無聲,我這才意識到我跟謝鈞棋的距離這麼
     接近,狹小的空間讓我感到些許不自在。

          大清早接到老總的電話要我支援出差,大清早擾人清夢是有些
     討厭,還要跟平日嘴巴毒的謝鈞棋一起工作……想到就頭昏,但內
     心卻沒來由的有一絲期待。或許就是因為平時老是跟他鬥嘴,很少
     看到他正經做事的樣子,所以對他有些好奇吧?想知道在他嘻皮笑
     臉的那張面具之下,還有什麼不同模樣的他?

       車子離開市區,開上了高速公路,窗外的景緻變得清冷。

       我看著身旁的他正閉目養神,忍不住偷偷的注視著他、觀察他。


       我很喜歡看男人的手,總覺得漂亮的手指擁有某種魅力,而他
     的手似乎正符合了我所喜歡的。隨身包包放在他的腿上,雙手交握
     、放鬆的擺在身前,他擁有一雙厚實的大手、優雅修長的手指線條
     ,令人不禁幻想,和他雙手交握會是什麼樣的觸感?

       謝鈞棋的五官真的很好看,濃濃的眉、平時靈活的一雙眼總像
     是想著什麼古靈精怪的玩意,挺直的鼻線優美的令人想親吻……這
     樣的念頭忽然竄出,我愣住了!我怎麼會有這種想法?正為這樣的
     想法而震驚時,眼光仍無法克制的停留在他臉上。

       他的嘴角竟勾起了一抹笑意!我嚇得別開眼,他該不會是發現
     我在偷看他吧?我心驚膽跳的用眼角餘光偷瞄了一下,沒啊,他還
     是閉著眼睛啊!豬頭謝鈞棋!幹麼連睡覺都要惹人生氣啊?雖然、
     雖然現在覺得他還挺好看的。

       忽然覺得好懊惱啊,幹麼沒事偷瞄他?幹麼覺得他長得很好看
     ?而且還覺得他很好親的樣子啊?

 
       「天哪!」我忍不住嘀咕,我是發什麼花痴啦!

       「妳在講什麼啊?」耳邊傳來他的聲音。

       「你不是在睡覺嗎?」瞬間,我瞪大眼睛的看著他。

       「沒啊,閉著眼睛休息而已。我工作的時候不會很想睡。」謝
     鈞棋的嘴角又勾起了一抹壞壞的笑意。

       「我要稱讚你的敬業嗎?」那抹笑看起來好討厭啊!感覺好像
     真的被發現自己偷看他似的,但不可否認的……每回他那樣笑的時
     候,總是很吸引人。

       「謝謝誇獎。賞妳個獎品吧!」他低頭翻找袋子。


       獎品?這傢伙這麼有意思?還給獎品哩,看他能變出什麼東西。


       「哪,巧克力。」謝鈞棋從他的包包裡「撈出」幾條巧克力。
     為啥用「撈」這個形容詞?因為我發現他的包包真是亂得可以。

       「不用了,你吃就好。我看其實根本就是你自己嘴饞想吃吧?」

       「喂,請妳吃巧克力還這麼囉唆?雖然真的是這樣沒錯啦。」


       男生是不是還蠻愛吃甜食的啊?怎麼我身邊愛吃甜食的男生還
     不少個哩。


       「愛吃零食嘛,小心肥死你!」雖然他越看越順眼,但還是想
     嗆他。怎麼有點像小學時期,越是喜歡對方,卻老愛找對方麻煩的
     狀況啊?我該不會越活越回去了吧!

       「干妳屁事!」

       「你說話可不可以再文雅一點啊?」要不是知道他的個性就是
     嘴賤又直接,真想撕爛他的嘴。我最討厭聽到別人對我說「干妳屁
     事」這種話了,好像我沒事找事做似的。



       「啊對了,要不要看照片啊?」謝鈞棋像是獻寶似的,從他的
     厚厚記事本裡拿出了一小疊相片。

       「什麼照片?」他在推銷吧,沒等我回答要不要看,就把照片
     塞到我手裡了。

       「帥哥的照片啊!」他笑得很驕傲,這個人真是自戀哪。

       「你小時候就很自戀了耶,擺這什麼姿勢啊?瓊瑤小生唷?這
     麼憂鬱的樣子。」我看著一張張相片,忍不住笑了出來。

       「小時候就很帥,當然要自戀一下囉!」


       看著一張張的相片,聽他解說那些相片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拍
     的,彷彿我也參與了他過往生活的一部份,沒來由的,一股奇妙的
     感覺在內心滋長蔓延開來。

       這份異樣的情愫令我期待又害怕,想知道這是什麼樣的感覺,
     卻又害怕真相大白。

小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