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masagi (瑪薩依) 看板: AL_masagi
標題: 愛情迷了路〈30〉
時間: Thu Jul 20 23:38:31 2006



       若茵戴上堅強的面具離開了有洛霆的地方,不準自己軟弱,還
     要上課、面對同學,她怎能掉眼淚?


       只是,當悲傷再也無法壓抑時,該如何找到宣洩的出口?


       她坐在靠窗的位置,打混也不容易被發現,偶爾也可望著窗外
     發呆,她低著頭在紙上胡亂塗寫,後來竟寫起洛霆的名字,筆鋒的
     勁力像要把紙劃破,寫再多次又怎樣?又不是符咒多寫幾次就能讓
     他離開她;離開小學妹又怎樣?他自始至終不曾把心放在她身上。


       無奈的看著寫滿他名字的紙張,若茵無力的把紙張扔進抽屜,
     一個不小心,筆記本掉了出來,還有──她跟他的合照。連忙拾起
     本子跟照片,想塞進書包不讓自己煩心,卻忍不住在桌子下偷偷翻
     閱起裡面夾著的照片,還有為他紀錄的點點滴滴。


       高中生的筆記本總是很厚,每一天日記總是寫得滿滿的,還夾
     著朋友合拍的大頭貼,她看著日記不禁暗笑自己傻氣,怎麼每天都
     是寫他的事呢?什麼時間在哪裡遇見他,他臉上是什麼表情,有沒
     有打招呼或說話,他說了什麼好笑的事,或是她說了什麼傻氣的話
     ,巨細靡遺的令她都佩服自己的毅力。


       只是,越看越覺得自己的心口揪疼了起來。


       若茵這才知道,原來看自己的日記會是這麼的難過。


       文字紀錄就像一場黑白電影,清楚呈現了她對洛霆的情感是那
     麼真切而難以忘懷,每次翻閱都能勾起她腦海中的回憶,每次回憶
     彷彿讓她對他的感情更加深刻。


       人可以戴著不同的面具偽裝不同的表情,隱藏自己最真實的心
     情;文字卻是最坦率的,真實的情緒總是輕易地從字裡行間流洩出
     來,這麼誠實的文字竟令她想逃開──卻無路可去。



       下課鐘聲響起,若茵還在位子上不想走,沒能好好整理心情,
     回家又得繼續壓抑下去。


       「若茵,還不回家?」語恬走到她身邊。

       「我等下再走,妳先回去吧,男朋友應該在門口等妳吧?」她
     強裝鎮定,不想在誰的面前軟弱,包括語恬。

       「好吧,那我先走囉。」雖然覺得若茵不對勁,但也不能勉強
     她說什麼。


       看著大家陸續離開,若茵拿著筆記本走到常駐足的半圓看台邊
     坐下,再次的翻閱日記,放任自己陷入過往回憶。


       過去與洛霆之間發生的每一幕都在腦海裡放映著,她知道自己
     沒資格去介意什麼,就算他身邊女人來來去去也不甘她的事,她只
     能靜靜的看在眼裡。她以為自己可以不在乎他身邊的人是誰,但她
     最介意的就是鄭佳妤。


       她不懂!為何在愛情裡的人總能這麼輕易原諒背叛自己的那個
     人?洛霆重新接納了劈腿的小學妹,而她自己當初不也是被洛霆利
     用了?最後仍執迷不悟的喜歡著他。


       想叫自己就這麼放棄吧,他既然再次選擇了小學妹,即使她為
     他不平也只是枉然。可是,她好不甘心,為什麼他寧願選擇傷害他
     的人,卻不願意回頭看看一直陪在身邊的她呢?若茵苦笑著,也許
     該怪自己太安於現狀嗎?換作別人,搞不好早就趁虛而入當他女朋
     友了吧。


       怎麼她的命運總是相同?洛霆喜歡曼儀也好,跟小學妹交往也
     好,甚至是其他已經記不清長相的女生……為什麼她永遠連當個替
     代品也沒資格呢?難道是不忍心再傷害她嗎?


       這該說是他的慈悲,還是另一種殘忍?


       她的淚水忍不住落下,一滴、一滴……忽然望見角落被人遺留
     下的打火機,她楞楞的看著它,如果把這一切記憶通通燒掉,這份
     感情是否也隨之灰飛湮滅?


       「若茵,怎麼還沒走?」身邊傳來男生的聲音,是小莫。

       「怎麼了?別哭。」看她眼眶噙著淚水,他溫柔的伸手想抹去
     她眼角的淚痕。

       「莫……」若茵只能喊出一個單音,壓抑的情緒像是找到了出
     口──淚水潰堤,彷彿找到了救援浮木似的傾身抱著他。


       他僵了幾秒,雙手像是有自我意識的輕擁住她,感覺到滾燙的
     淚水不斷滴在他的衣服上,微顫的身子令他不捨,又擁緊她幾分。


       「為什麼我這麼愛他,他卻一點感覺都沒有?」她伏在他肩上
     嗚咽的哭訴。
 
       「是他太笨,不懂妳的好。」但,他懂。

       「他不要我……」

       「是他不懂珍惜。」

       「我好想忘記他,為什麼我做不到啊?」


       這個問題他也不知道答案,只能沉默的輕撫她的髮,由著她發
     洩情緒,她壓抑太久了。


       「為什麼會這麼痛苦?如果沒遇上他……就好了……」


       淚眼朦朧中,若茵又看見了方才的打火機,她忽地推開他。


       「把這些都燒光,看不到就不會再難過了。」她拿起打火機要
     點火卻一直點不著,她激動的哭著,難道連它都跟她作對?

       「別這樣,這不能改變什麼。」他攔著她。

       「為什麼?我想忘了他也不行嗎?」

       「一把火能燒掉看得到的東西,但感情有這麼簡單就能消失嗎
     ?妳一定會後悔燒了這些東西。」這些是屬於她跟洛霆的珍貴記憶。


       「他不要我,那我也不要他啊!」若茵無力的哭喊。

       「他不要妳,我要妳。」一時不察,他竟然說出口了!


       若茵睜著一雙淚眼,懷疑自己耳朵聽見的。


       他有些懊惱,這不是最好的表白時機,但還是一時衝動說了。


       「唉。」輕嘆口氣,他將她再次擁進懷裡。


    全站熱搜

    小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