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masagi (瑪薩依) 看板: AL_masagi
標題: 現在,開始愛你〈5〉END
時間: Sat Aug 13 23:42:03 2005


       因為你,我嗅到了愛情的氣味;
          因為你,我看見了愛情的模樣;
       現在,開始愛你,可以嗎?



  上課時間,我沒辦法讓自己平心靜氣的坐在教室裡,趁著老師
寫黑板的時候,我溜出教室到外頭,手上也沒忘記帶著香菸,因為
我需要它。

  坐在連接I棟與圖書館的階梯上,我習慣性的燃起了煙,淡淡
的香氣飄散在空氣中,我在發呆,也在想念著已經消失快一個星期
的范勳棋。他叫我沒事別打電話找他,也沒有主動跟我連絡,完全
的失去了他的消息,我強裝不在意,同學的關心眼神只看見我的冷
靜無所謂。

  但是,一支接著一支燃起的煙卻掩蓋不住我真正的心情。

  是的,我想念他。想念那個莫名其妙出現在我生活中的惡魔,
想念那個強烈影響我情緒的壞蛋;想念他挑逗的在我耳邊低聲輕喃
,逗得我臉紅心跳,他卻在一旁放聲大笑……

  思念,充滿了我的心,即將決堤。

  「不乖!什麼時候學會抽煙的?」

  忽然有人說話,是熟悉的他嗎?

  我的眼光看向聲音的來源,真的是他,消失快一星期的范勳棋。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抽煙了?我只是點著而已。」我嘟著嘴不
滿的解釋。

  「這麼多天沒見面,有沒有乖乖想我啊?」

  范勳棋還是范勳棋,始終都是那個討厭的樣子,他好像不打算
解釋自己為什麼失蹤這麼多天,再次出現卻依然故我,難道他毫不
在意我的感受嗎?那我算什麼?像個笨蛋一樣的為他操心煩惱,自
己內心掙扎了老半天,而他卻什麼都不在乎嗎?

  可惡!我白了他一眼。

  「怎麼幾天沒見,妳還是這麼不誠實啊?想我就要大聲說出來
。」

  「你真的是自戀鬼耶!你不在,我樂得輕鬆自在,幹麼不多消
失幾天?」

  「口是心非的女人,本來還帶禮物給妳,現在我要重新考慮。」

  他邊說著,邊裝模作樣的把「禮物」拿在手上把玩,而我的視
線毫無意外的被拉過去──他手上有傷!

  「為什麼會受傷?」我立刻站起身快步走到他身邊,抓起他被
紗布纏繞的左手仔細檢視。

  「一點小傷啦,哪有人不看禮物看手的啊?」范勳棋抽開他的
手,把禮物塞到我手中。

  「沒事幹麼忽然送我東西?你最好交代清楚為什麼消失幾天回
來還帶著傷。」我沒好氣的說。

  「笨女人,妳真的不記得唷?今天是我們在一起一年的日子。
」他露出一臉無可奈何的表情,他大概也知道我不會記得吧。

  是的,我真的不記得。或許是因為一開始的我……不夠投入吧。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忘記的。」

  「忽然有點後悔,早知道就不要翹課打工賺禮物了,也不會在
下班的路上跟人擦撞受傷了。」

  聽見他說著抱怨的話,我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原來……原來
他玩失蹤是去打工買禮物!我不記得週年紀念日就算了,沒送他禮
物也算了,但我卻還一直想著逃避,想要疏遠他,放棄跟他之間的
感情,天啊,我怎麼會這麼差勁?

  「對不起,我……」我哭了。

  「妳沒事幹麼哭啦?」他連忙伸手想拭去我的淚水。

  頭一回在范勳棋面前軟弱、哭泣,嚇得他手忙腳亂,第一秒想
要拍拍我的背安慰我,第二秒又想翻出面紙給我用,看著他七手八
腳的動作竟惹得我又哭又笑的。

  「笨女人,幹麼又哭又笑的?」他看我破啼為笑,知道我沒什
麼大礙,又恢復原本的樣子。

  「我本來以為你忽然都不出現是因為……你不要我了。」我說
著,越說越小聲、越說越不安。

  「妳還挺聰明的嘛,知道自己個性不好,不夠溫柔體貼,不夠
小女人,而且還不夠愛男朋友,這樣是很容易被男朋友拋棄的。」

  范勳棋完全不安慰我,竟然開始細數我的缺點?

  「喂!你說這什麼話?」雖然全部命中。
 
  「我話還沒說完啦。算妳運氣好,遇上我這個不夠聰明的男朋
友,雖然知道妳有一堆缺點,還是沒有變心『對郎造』,唉,怎麼
會有我這麼帥又善良的完美男人呢?」

  「你如果別這麼自戀會更好,還是你趕快變心去荼毒別人算了
。」我擦擦臉上的淚痕,心裡開始懷疑自己的決定了。

  「喂,我都沒有不要妳了,妳敢不要我?」他一付不爽的用力
把我攬進懷裡。

  我的臉靠著他的胸膛,呼吸著他身上熟悉的煙味,已經好多天
沒被他擁在懷裡了。

  「可是你不是覺得我不夠愛你嗎?」我在他懷裡悶悶的說。

  「不過就是吃點虧,我努力多愛妳一點,把妳付出不夠的部分
也彌補起來就好啦。」他揉揉我的髮,這樣的話竟讓我感動了。

  「那……我現在開始愛你,還來得及嗎?」聽見他說的話,我
想,我的決定應該是對的。

  「當然來得及,我這麼帥,妳怎麼可以不愛我呢?」還是不改
他的自戀本色。

  雖然他的自戀有時令我很想把他飛踢到外太空去,但我也認命
了,畢竟像他這種惡魔男友應該也只有我能忍受吧,我就好心點不
要拋棄他吧。

  我在他懷裡笑了,我踮起腳尖、仰起頭主動輕吻了他的唇。

  「不夠愛我沒關係,可是連接吻都蜻蜓點水就不行囉。」

  范勳棋低下頭吻了我,他的吻就像他的個性一樣,很狂妄、很
惡魔。

  可是,我喜歡。


小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