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很喜歡校園那道長長的圍牆,喜歡漫步在那條長長的紅磚道上。紅色的格子石磚鋪滿了地面,一旁栽植的一排樹木,茂密的葉子遮去了半邊天空,陽光從樹葉的縫隙鑽過,在地面上映出一個個的光圈。



身後傳來了摩托車惱人的引擎聲,洪筱恬停下了腳步,直覺告訴她,應該是認識的人吧!果然,是她的乾哥,蔣瑞柏。



「妹,妳今天有來找我唷?」是大她一屆的學長。

「沒啦!只是剛好經過你們教室,想說找你聊天啊!」

又來了另一台車,停在他旁邊。

「小駱,等我一下。」被喚作小駱的男孩,默不作聲。

筱恬狀似不經意的看向他,而小駱的眼神也對上了她的。

她趕緊將視線轉回來,假裝沒什麼事。

「哥,你們有事情就先走吧。改天再找你聊天。」

「嗯,好吧!看怎樣再聯絡。」



他們騎著車揚長而去,洪筱恬重新踏出腳步往前走,目送著他們遠去,凝視著那人的背影。

駱嘉揚,是蔣瑞柏校外的朋友。他的年紀多大?在唸書還是在工作?洪筱恬都不清楚。因為蔣瑞柏很少會去聊到,頂多會提到等會兒要跟小駱出去,除此之外也不會多說些什麼讓她知道。

這或許是種保護她的方式吧。



在大部分人的眼中以及師長們的觀念裡,蔣瑞柏、駱嘉揚這類人被歸類為壞學生的族群,和單純的洪筱恬會認識,純屬巧合,也算是緣分吧。蔣瑞柏因為還挺喜歡這個單純的女生,所以將她收為乾妹,算是有個名目可以名正言順的跟她接觸吧。但是,蔣瑞柏也很小心,不輕易地讓筱恬靠近他們的世界,她和他的朋友互相認得,但是從來不曾正式介紹他們認識,遑論是交談,而駱嘉揚,也是如此。



他們知道對方的名字,認得彼此的臉孔,只是,不曾交談。



她承認,會注意他,是因為他的外表。

至少在那群男孩當中,只有他能夠吸引她的注意力。

或許,是感覺對了吧!



是巧合,還是故意?

洪筱恬常常遇到駱嘉揚。

也許是在那條長長的紅磚道上,在漫畫店的門口,在街角的便利商店,甚至是她家巷口。

可能出了校門才剛遇到,過了10分鐘之後又在某個街角相遇。

真不知道是純屬巧合,還是誰的故意?



是巧合,還是直覺?

每回聽到摩托車的引擎聲由遠而近,她總是不自覺的慢下腳步,側耳傾聽,久而久之,她似乎已經可以認得出駱嘉揚的引擎聲了!



是錯覺,還是隱隱約約中真有某種默契?

飛快的車速總是在快要靠近她的時候,漸漸地減慢,直到超越了她一段距離,才又加速前進。筱恬努力說服自己不要胡思亂想,但仍然不由自主的心跳加快……在每次遇到他的時候。



他們應該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吧!

洪筱恬,文靜乖巧,是師長眼裡的優等生,單純而優秀,人生的道路似乎就該這麼順順利利的走下去。

駱嘉揚的世界充斥著香煙、啤酒、飆車、髒話、幹架等等負面黑色的行為。



唯一的共同點,是同樣認識蔣瑞柏這個人。

唯一的交集是……每回相遇那五秒鐘的凝望,十秒鐘的心跳加速。

直到他離開之後,才漸漸恢復正常的心跳速率。



她可以試著說服自己,她跟駱嘉揚之間什麼事情也沒有,事實上連交談也沒哪!只是大家都住在這一區,走在街上難免會遇到,即使頻率高的嚇人,也巧合的過分。遇到的時候,總是多多少少會稍微瞄一眼,這也是人知常情,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只是,他的眼神總熾熱的令她不安。



兩人站在斑馬線的兩端,等待著綠燈通行的訊號。



筱恬凝視著他,直接而專注。

駱嘉揚原本沒注意到她站在對街,感覺到她的眼光,他也發現了她。

以往,她總在視線交會的五秒鐘後,便害羞而不知所措的移轉視線,假裝不在意,假裝沒事。今天卻一反常態的無法逃開視線。



兩人的視線聚焦在對方身上,熱烈而糾纏。

聽不見往來的人聲車聲,只聽見自己如雷的心跳聲。

彷彿迷幻的力量,鎖住了她的視線,也拉近了她的心。



忽然間,筱恬被路人撞了一下,才發現已經變綠燈了。她趕緊收回心神,邁開腳步過馬路,她不再看著他,強裝鎮定,直到擦肩而過,直到她過了馬路,忍不住回頭想再看他一眼,卻對上了駱嘉揚的視線──他也回頭了!她驚愕的轉身落荒而逃。



他們之間是怎麼了?怎麼會變成這樣?

每回相遇,身邊的空氣流竄著曖昧的氣氛。

她可以認為是自己在幻想,但是當他也回頭看她時,她再也不能欺騙自己。



兩個人各自在兩個不同的世界。

他觸不到她的世界,她跨不過那條界線。

兩條平行線,該怎麼交會?


    全站熱搜

    小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