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尚未來臨,但熾熱的天氣已經預告了今年將是個炎夏。

我從包包裡翻出面紙,稍微擦拭身上的汗水,汗濕的髮黏在脖子上,黏膩的令人難受。看看手機時間已經六點半了,我走進約定的餐廳尋找朋友的身影。


「小蓁,這邊這邊。」好友君君坐在位子上誇張的揮動雙手。


還好時間尚早,店裡客人還不算多,君君的舉動不至於引起他人注意。


「小蓁,妳怎麼好一陣子沒來啦?」老闆娘端著熱茶走到我們這桌。

「阿姨,我最近出國玩啦,一回來就跑來這報到了耶。」我開心的跟老闆娘擁抱。


其實這裡也是朋友介紹我來的,不知不覺中跟著朋友一起喜歡上這裡的食物,還有熱情的老闆娘,誰知道後來反而變成我跟老闆娘比較熟悉,還差點要收我當乾女兒呢!

朋友……想起了他的臉孔,心裡不禁閃過一絲異樣的感受。

我凝聚了心神,現在不是想起他的時候。


「小蓁,妳這次去京都好玩嗎?」君君急切的問我。


本來說好要一起出去,但我臨時決定成行,君君橋不出假期,我只好一人踏上旅途。其實,一個人出去玩也沒什麼不好,雖然沒有朋友在身邊陪伴玩樂,倒也另有一番獨自流浪的感受,我去了大阪、京都,看到熱鬧繁華的大阪,寧靜古樸的京都,四處走走看看,感受古老神社洗滌人心的神奇力量。

回來還沒時間好好整理相片,只得先拿數位相機給君君看,一邊吃著上桌的餐點,一邊跟君君聊著旅途見聞,分享每張相片的當下。



「咦?卓振勳!」君君看見進門的人。


她的音量讓他的眼光轉到她們身上。

正在喝茶的我,身子微微顫動了一下。這麼巧?才剛想起他,人就出現了。


「真巧耶!」他跟朋友走了過來。

「怎麼你也來啦。」我臉上揚起了笑,轉頭面對他。

「對啦,妳不是去日本玩嗎?有沒有帶禮物回來啊?」他把手搭在我的肩上。

「還敢跟我要禮物勒,你應該要先給我生日禮物吧。」


熟悉的掌心溫度就在我的肩上,為何我心裡卻是一陣空虛?


「不然你們兩個互相以身相許好了,這樣不就省了禮物。」他身邊的朋友胡亂插話。

「你把嘴巴關上吧。我們先進去吃飯,等下再找妳。」他拍拍我的頭,像是安撫寵物乖乖聽話的感覺。


好像每回都是如此,他突如其來的熱情總令我受寵若驚,以為自己在他心中佔有一席之地,但他又在瞬間收回他的熱情,讓我不禁懷疑一切只不過是自己的錯覺。



「辭職、去日本是為了避開他,結果回來立刻遇上。」君君說出了我跟他之間。

「對啊,真倒楣耶。」我笑笑,拉回自己游移的心神。


把他的身影拋到腦後,注意力再次放回日本行的趣事,我笑得誇張,卻甩不掉內心的無奈。


「我出去一下。」從包包裡拿出煙盒,我站起身。


君君點點頭,眼裡盡是理解。

轉身往門外走去,身後依稀可聽見卓振勳他們談笑的聲音。



我靠著庭園欄杆,隨性的點起了煙,吞雲吐霧,嚥下一肚子的無奈,卻吐不出心裡的實話。


「要找妳,原來妳跑出來外面,什麼時候學會抽煙的?」

「忘了,有一陣子了吧。」我淡淡的說。


彷彿只是多了個無關痛癢的習慣,而這習慣,是在我習慣了他的煙味之後染上的。


「不太適合妳。」他拿過我手中的煙,送到自己嘴邊。

「喔喔,這煙屁股要留著,我可以拿去你公司拍賣,一定很多女人搶著競標。」我說著玩笑話,心裡卻介意我們共用這煙頭。

「怎麼我出差回來妳就忽然辭職,還一聲不響的飛去日本?」

「早就決定的事情,只是剛好遇到你出差,所以才沒說。」


我說謊,是故意不說的。

若他知道我要離職,會挽留我?還是笑著跟我說再見?

我沒勇氣等待這個答案。


「好像有點不習慣妳不在辦公室。」

「少了個人跟你鬥嘴嗎?」


看著他夾煙的手指,我似乎還是有些眷戀……

看來,半個月沒見面,並不能減少幾分思念。


「妳知道不是這樣的。」他看著我,眼神彷彿帶著什麼訊息。


那是怎麼樣呢?我不知道。

他又是否知道,離開──是我掙扎多久才做出的決定?


「工作很累,動不動就要加班,感覺自己都快被壓榨光了,我想換個跑道試試看,也許會有更適合我的地方。」我說著聽起來合理的理由,卻只是說服他人的藉口。

工作很累,因為整天看著他卻無法對自己的心情坦率,不能適應他突然的熱情與突然的冷淡,真正快被壓榨光的──是對他的感情。

猜心很累,我始終猜不透自己在他心裡的地位,甚至懷疑他在意別人比我多,也許他需要的是別人的關心勝過我給予的,太多太多的猜不透磨滅了我的信心與耐心,我不知道自己還能默默守候多久,也不知道自己還能對自己說謊多久。

如果愛一個人這麼累,是不是應該早早放棄?現在放棄來得及嗎?


「妳故意避開我。」我心一驚,他是肯定句而非疑問。

「你想太多,你又不是什麼狠角色。」

「還打算流浪多久?」他冒出一句奇怪的問句,但我卻能明白他的語意。


我們之間曾有的默契並不會因為我選擇離去就這麼斷了。

我在他給予的愛情裡流浪,一份不知道究竟是不是愛情的愛情。

我離開他到外頭走走看看,放下一切包袱的流浪,想找個能夠容許我留下的地方。

這樣的經歷似乎不只一次,印象中我也曾短暫離開過,卻不知怎麼的,他總是有辦法出現在我面前,不知不覺中又把我帶回他身邊,兜兜轉轉,還是回到原點。


「我不知道,還沒找到停泊的地方。」


曾經,我希望他是那個讓我停靠的港灣,後來卻發現他似乎只願意當個讓我暫時休息的港口。


「別走了。」他說。


我轉頭看著他,不解他的意思。為什麼叫我別走了?

如果我只能是他生命中的過客,我又怎麼好意思死皮賴臉的留下呢?


「我們都需要學習怎麼對彼此坦率、也對自己坦率。讓妳這麼不安,是我的不對,再給我一次機會。」


我忽然被搞糊塗了,他在說什麼話?為什麼我的思考出現斷層?


「別流浪了,留在我身邊吧。」


我的腦子像是被炸開來似的,一片空白完全無法思考……我在做夢嗎?這是假象吧?

看著他的臉漸漸靠近我,溫熱的唇印上我的,熟悉的煙味從他的唇舌之間傳遞給我……

我們微微分開,我盯著他的眼睛,看不見浮動的情緒,見到的是他真誠的眼神。真的嗎?這回是真的嗎?他願意當我永遠停泊的港灣了?


「我們在一起吧。」他說。


他又吻了我,這回感覺到的不只是熟悉的煙味,還有一種安心的感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瑪 的頭像
小瑪

2017*你今天微笑了嗎*瑪薩依

小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