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到湛藍的天空,也看不見白色的雲彩,天空陰暗而昏沉。
宛如人類的情緒,晦黯無色,沉悶的空氣壓得人喘不過氣。


鐵灰色的跑車在高速公路上奔馳。
無視於其他車輛,放肆的超速飆馳。
駕駛座上的男人只是專注的看著前方,讀不出他臉上的表情。


許久之後,他將車子停放在一間射擊俱樂部外。


微捲的髮,幾撮挑染的銀白參差其中,微亂而有型。高大挺拔的身軀,
穿著鐵灰色的襯衫與西裝長褲,他隨手一鬆,將胸前的釦子打開,隱約
可見他寬厚的胸膛,原本整齊的打扮,此刻帶有幾分狂妄邪佞的氣息。


一貫的自適優雅,隱約蘊含著壓抑的情緒。

呼嘯的刺骨寒風,掀動著他的衣角。

空氣中,似乎能嗅出從他身上散發出的混亂氣息。


男人從他的置物櫃中取出他專屬的射擊配槍,他最鍾愛的是一把零點二
二英吋口徑手槍,他總是小心翼翼的、視如珍寶的細心擦拭保養,黑色
的槍身總是散發著懾人的光芒。是情緒不佳的緣故吧,以往練靶之前,
總會先略微擦拭之後才開始打靶,今天卻連多看一眼也沒有,直接裝上
子彈,連續開槍射擊25公尺外的標靶。


認真的男人總是引人注目,他專注的神情更令人著迷。


即使是心緒混亂難平,表現於外的動作依然是那樣優雅迷人。
隨風飄揚的髮絲,拂過他雕琢精緻的五官,微微皺起的眉頭。


一聲聲的槍響在靶場裡迴盪著,一幕幕的畫面在他的腦海自動放映著。


他和另一個男人正大打出手,而他所深愛的女子竟然不惜與他發生衝
突,護衛著那個男人。她衝近他們兩人,奮力勸架,試圖拉開他們,
她使盡全身氣力的拉開他,不分青紅皂白的對著他怒罵,怪他莫名其
妙的隨便動手打人。


當他壓抑不住全身怒意想對他開槍時,他深愛的她竟然擋在他身前。


『你要對他開槍,就先把我殺了!』
女人勇敢無懼的擋在那男人身前,直視著他。


是震驚!是憤怒!她居然為了個男人不要自己的生命!
是不願相信,不能接受!
她竟然相信一個相識不久的男人,更甚於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他!
是失落!她無視於他所付出的感情!
是心痛!她恣意的揮霍他所給予的愛,任性的用著她的方式來傷害他!


『啊~~~啊~~~啊~~~』
內心積壓的鬱悶從內心最深處向外竄出,狂放的大聲怒吼著。


一聲聲的槍響迴盪著,一聲聲的怒吼迴盪著。
滿腔的鬱火無處宣洩,只能藉著這樣的方式發洩情緒。


怎麼…只能躲在這舔舐自己的傷口?


怎麼…找不到療傷止痛的藥?

    全站熱搜

    小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